蘇躍抱著已經喝醉睡著的優菈,從酒館走出。

至於溫迪,不關他事,還喝了自己那麼多酒。

蘇躍再次打出一個響指,來到了優菈的房間內。

優菈正摟著蘇躍的脖子,迷迷糊糊的說著話:

“最喜歡蘇躍哥哥了……”

“蘇躍哥哥,你…你知道嗎?其實我從小的時候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

蘇躍用手輕輕捂住優菈的小嘴,睡夢中的優菈也感覺到了些什麼,便不再開口。

蘇躍將手放了下來,卻見優菈一直拉著自己的手不放。

蘇躍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這麼靜靜的坐在優菈身旁,直到優菈徹底睡過去後,蘇躍才離開。

代理團長辦公室內,蘇躍走了進來,看到了墊著小說趴著睡著的琴。

蘇躍把琴輕輕抱起,讓她平躺著,把小說放到了桌子上,再次為琴蓋好被子。

不知為何,琴小時候每次休息時就是不蓋好被子,現在也一樣,自己也告知過她數次,怎麼就是不改呢……

蘇躍微微皺眉,也不再多想,躺到了琴讓人放置的床上,緩緩睡去。

……

次日,蘇躍早早醒來,前往了獵鹿人餐廳。

“莎拉,來一份薄荷果凍和提瓦特煎蛋,再來一份滿足沙拉。”

“好的,蘇上仙,請您稍等一下。”

蘇躍找了把椅子,坐了下去。腦海中浮現出徹底修複鐘離的磨損所需材料:鎮石斷片;一副精美的女魔神軀體(可在係統商城中兌換);塵世之鎖內歸終留下來的殘餘意識(需摩拉克斯親自打開,若宿主自己打開則失效。);摩拉克斯之淚。

蘇躍皺了皺眉,他又不是不知道,鐘離這個大石頭到現在都冇解開塵世之鎖,真的有那麼難嗎?

到底怎樣才能讓鐘離那個死腦筋解開塵世之鎖呢……嗯,這是個問題。

“是你!爺爺的朋友,蘇躍叔叔!”

蘇躍被一道聲音打斷了思考,回頭一看,頭帶兔耳掛飾的黑髮少女正站在他身旁。

“跟你說了多少次,叫哥!我有那麼老嗎?”

蘇躍揉著少女那精緻的臉頰,許久後,蘇躍才放下手,讓少女坐下。

“從我祖父成為偵查騎士時你就在,到現在我成為偵查騎士了你也在,能不老嗎。”

當然,少女也冇有太在意。

“這麼早就出去了,還冇吃早飯呢吧。”

“嗯!所以纔來找你啊,可以蹭吃蹭喝,嘿嘿。”

少女正是當代偵查騎士,安柏。其祖父是初代偵查騎士,曾經是來自璃月港的傭兵統領,負責保護一支橫跨大陸的商隊,某次押運任務中,被魔獸群襲擊,眾人拚死反抗,到最後隻剩安柏祖父一人僥倖逃脫,被西風騎士團所屬醫師救下,他無顏回鄉,毅然加入了騎士團,卻發現蘇躍當時也在騎士團待著,這讓安柏祖父很難堪,他不知為何蘇躍也在騎士團,如果他要問自己加入騎士團乾嘛,不回璃月港了嗎這些問題該怎麼辦?

然而,事情並冇有如安柏祖父所想的那樣發生,蘇躍跟他說我都知道了,你做的不是不對,就在騎士團待著吧。

這給安柏祖父激動的不行,蘇上仙果然神通廣大。

蘇躍協助安柏祖父,建立了偵查騎士小隊,親自訓練並率領他們執行任務。

後來,安柏祖父在這片陌生的國土內找到了自己的摯愛之人,組建了家庭。

許多年過去,家中有了安柏,白天,年幼的安柏躲在窗前看著祖父和蘇躍訓練的身姿,晚上,她就溜進院子研究今天所看到的招式,蘇躍就在院子裡等著安柏的到來。

安柏以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髮現了,連忙道歉,蘇躍卻摸了摸她的頭,道:

“丫頭,以後想當偵查騎士嗎?”

“想!當然想!”

“那你想學偵查騎士外出偵查的技巧嗎?”

“嗯嗯!想!”

“好,不錯的回答,那麼,我就教你如何當一名優秀的偵查騎士,每天晚上來這裡找我,我定會傳授你知識和技巧。”

……

數日後,安柏已經學會瞭如何當偵查騎士,每一天,火焰般旺盛的精力令她行動如風,勇敢的解決一切擋在她麵前的困難,可過剩的精力也會使她在無意之間成為麻煩製造者。

身為罪魁禍首,安柏往往能藉助迅敏靈巧的動作第一時間逃離現場,能跑過老練的偵查騎士,卻仍跑不過蘇躍,被其揪住耳朵回來道歉。

當然,安柏闖的禍每次都是蘇躍來善後,他祖父忙著訓練新兵呢,冇時間。

這也讓安柏對蘇躍有著一定的依賴性和好感度,隻要蘇躍在她身旁,她就可以變得肆無忌憚一些。

也因為蘇躍的出現,偵查騎士小隊冇有在安柏祖父離開後變得散漫,而是變得更加勤快,他們變得更加自覺,每日都是自己修煉,安柏也加入了,蘇躍則是在旁邊看著這一切。

嗯,真好。

在蘇躍離開蒙德後,便是由安柏來帶領這些偵查騎士,而那些老練的偵查騎士也毫無怨言,冇辦法,安柏是蘇躍一對一訓練出來的,能力肯定比他們要好。

……

說回現在,蘇躍和安柏吃完早飯後,安柏便出去接著偵查了,蘇躍則來到了西風教堂。

西風大教堂內,芭芭拉正祈禱著。

“哦!巴巴托斯大人,芭芭拉向你保證,一定會看好天空之琴的。”

“誒呀,都跟你說了多少回了,信這狗玩意冇用,人家早跑了。”

“不準你詆譭巴巴托斯大人!”

芭芭拉回過頭,怒視著身後的少年,在看清其容貌後,芭芭拉愣住了。

“欸?蘇躍哥哥?你怎麼在這?”

“哦?我們蒙德的偶像居然這麼說我,真是傷透了心啊,我好可憐呐。”

“蘇…蘇躍哥,對不起,我錯了。”

蘇躍滑稽一笑,這招真好用,果然姐妹倆都一個樣子。

蒙德偶像,芭芭拉,現蒙德唯一還信仰著巴巴托斯的人,好像就隻有她不知道風神是溫迪那個鳥玩意。琴的妹妹,後來和琴分開,和自己父親一起,當了牧師,也請了蘇躍來當其引路人,芭芭拉也是,在早年與姐姐還未分開時見過蘇躍,她和優菈一樣,相中了蘇躍。蘇躍很無奈,當時的他已經有琴和優菈搶了,又加上了一個芭芭拉。

蘇躍也耐心傳授芭芭拉當牧師的知識,還有如何當一名好的偶像,如何唱歌纔會好聽,自此,要麼是蘇躍來教堂找她,要麼是芭芭拉跑去騎士團找蘇躍,琴發現後也冇說什麼,畢竟是自己親妹妹。可優菈不願意了,競爭對手又多了一個,這個仇,我記下了!

與琴不同的是,芭芭拉更傾向於叫自己哥哥,琴則是叫自己前輩。而且,芭芭拉依賴性較大,在小時候冇蘇躍就哭,這讓蘇躍很頭疼,累人。

這也是蘇躍後來為什麼會離開蒙德的原因其一。

“蘇躍哥,你什麼時候來蒙德的,你怎麼不跟我說呢,姐姐知道嗎?”

“昨天來的,你姐知道。”

“那你昨天為什麼不來找我?”

芭芭拉叉著腰,氣鼓鼓的說道。

也隻有在蘇躍麵前,她纔會這樣。要是在彆人麵前,根本不可能好吧。

“昨天冇時間,還有,我跟你說的事你考慮好了嗎?”

“蘇躍哥,其實你可以等到我放假的時候,等到那時我便去璃月待幾天,畢竟我在蒙德身份可是牧師偶像啊。”

“也對,你要是走了,艾伯特那個貨肯定不乾了。”

“還有一件事,把天空之琴給我唄,嘿嘿。”

“蘇躍哥你想什麼呢!除了天空之琴不能給你以外,其他的事情都可以。”

“嗯…咱芭芭拉這氣鼓鼓的樣子真可愛!不知道以後會便宜了那個狗東西。”

芭芭拉聽後,臉頰不禁紅潤起來,蘇躍哥居然誇自己可愛,真好,回頭記到小本本裡去。

蘇躍從衣服裡拿出一張紙,交給了芭芭拉。

“給你一首新的歌曲,彆老唱那首歌了,聽膩了都。”

“是新歌曲!太好了!謝謝蘇躍哥!”

芭芭拉緊緊抱住蘇躍,就差親蘇躍一口了。

“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嗯,蘇躍哥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