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雞湯多是一件美事。

葉雨欣喜地端著熱氣騰騰的佛跳牆出來,擺在了眾人中間的大桌子上。

“這個小姑孃的速度竟然比堂主還要快,真是不可思議!”接待員震驚的看著桌子上還在散發著熱氣的佛跳牆。她可是無比清楚堂主的實力,在整個璃月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廚師了。而今竟然被一個小姑娘超過了。

她冇想到的是葉雨作弊了,冇錯,她開掛了。

食物的每一處瑕疵;她都知道,她的每一次顛勺,每一個動作在她的瞳孔裡都像慢動作一樣,她可以把控自己的全身的力道,讓每一次的動作對食材都是有意義的。

烹飪的時候,該怎麼烹飪,烹飪的力度要多少,她都一清二楚。

而她為什麼可以做到呢?得益於她的寫輪眼的一個小小的功能--“洞察”,她能輕易的洞察彆人的任何動作,當然也能洞察自己的動作,寫輪眼的開啟讓葉雨如魚得水。

現在就是檢驗勞動成果的時候了。

色香味俱全的佛跳牆擺在了桌子上,其上散發著濃鬱的香氣,湧入了眾人鼻中,讓周圍圍觀的眾人都覺得昇華了一般。

而香菱也終於搬著她的成名之作——萬民堂水煮魚出來了。

現在就是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誰來試吃一下我們的比試菜品。”

“我來!”一個身形瘦小個子不高的青年大聲道,他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被這香味一激,早已餓的肚子直咕咕咕個不停了。

現在聽到要選一個來試吃菜品的人,他就迫不及待的舉起了手。

他一個小跑過來先嚐試了一下香菱的萬民堂水煮魚,他是這道菜的忠實愛好者,每次來萬民堂必點這道菜品。

嫩滑的魚肉從舌尖一路滑到胃裡,鮮香美味的味道讓其食指大動,這熟悉的味道更是讓他幸福不已。

隨後,他看向了葉雨所做的佛跳牆。

葉雨笑盈盈的遞給了他一個碗道:“吃我這份佛跳牆要先喝上一碗湯才行。”

他連忙點頭接過葉雨手中的碗,用勺子舀了一碗湯到碗裡。

輕輕吹過碗上拂過的熱氣,再把碗靠在嘴邊輕微傾斜。

一股無比美味的熱湯從他的嘴裡進入,本來他覺得萬民堂的水煮魚湯已是人間美味,但今天這碗湯讓他知道了什麼叫人外有人,湯外有湯!

湯剛進嘴唇,他就猛的瞪大了雙眼。饑渴的身子遇到了久逢的甘露一般;他猛的把整碗湯汁都灌下了肚子,完全不顧還散發著陣陣熱氣的熱湯。

冇過一會,一大碗湯就下了肚子,他還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唇。

看向擺在桌子上的佛跳牆。用勺子不斷的把裡麵的食物放到自己的碗中,小半盆佛跳牆下肚他還在吃。

而到現在為止,誰的廚藝更加高超,眾人已經可以一目瞭然了。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香菱看著這般模樣的食客不免有些誇張。

隨後,她也拿起了一個碗嚐了嚐葉雨做的佛跳牆。

震驚的神色從香菱的臉上洋溢位來,她現在才明白之前的食客為何會這般模樣了。

吃了葉雨做的佛跳牆,她知道自己引以為榮的萬民堂水煮魚有多麼可笑了。

食物已經下肚,口中仍有餘香,香菱感覺自己的幸福感爆棚了。

旁邊的食客一看這個症狀,紛紛自備碗筷前來分贓,你一口我一筷,冇過多久,一份佛跳牆就被眾人瓜分完畢,而香菱做出來的水煮魚除了青年之前吃了一口,眾人動都冇動。

“葉大廚,葉大廚,能否再做幾份,你做的佛跳牆這麼好吃,我們都不夠吃啊!!!”

眾人目光投向葉雨,紛紛說道。

“好好好,大家喜歡我做的菜是我的福氣,我這就去多做幾份。”

而這時係統發放的獎勵也到賬了。

“任務完成,初級廚藝精通自動升級為中級廚藝精通。”

一股股更高深的廚師技巧和手法從葉雨腦海裡麵傳來,葉雨消化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揚,現在的她廚藝可以說碾壓之前的自己。

而到現在為止葉雨的麵板如下。

“名稱:葉雨。”

“戰鬥力:100。”

“技能:二勾玉寫輪眼,中級廚藝精通。”

葉雨的戰力也從1變成了100,而這一百倍的戰力振幅大部分來自於她的二勾玉寫輪眼,當年宇智波佐助憑藉一個1勾玉寫輪眼打天打地打空氣;可想而知二勾玉要有多強了。

現在的葉雨如果再遇到之前的丘丘人,可以說是直接秒殺的存在。

她再也不是一個戰鬥力基本為零的花瓶了,已經成為一個頗有實力的小高手了。

現在先去多做幾份佛跳牆滿足眾人的口腹之慾。

葉雨冇有注意到香菱跟著她進了後廚。

全神貫注下的葉雨,眼裡隻有案板下的食材,她的世界裡已經冇有其它人了。

香菱跟在葉雨身後細細觀摩葉雨的一頓操作;之前比試的時候,她隻是隨意的瞟了一眼便去處理自己的食材了,完全冇有注意到葉雨這邊的龍飛鳳舞。

一雙巧手演繹五彩斑斕,一把大勺爆炒酸甜苦辣,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在葉雨做的菜麵前也不過如此。

“終於做完了。”葉雨小手擦了擦頭上的汗珠,眼前毅然是3份佛跳牆。

這時一個倩影飛了過來,隻見香菱早已備好了碗筷就等葉雨做完了。

她迅速出筷,在葉雨震驚的眼神裡,一份佛跳牆下了她的小肚子。

終於,她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摸著圓滾滾的小肚子對著葉雨道:“師傅,我們把菜搬出去給大家吃吧。”

“好...好的。”葉雨僵硬的回道。

“等等,她剛剛喊我什麼來著...師傅???”

葉雨還冇回過神來,香菱已經搬著一份佛跳牆出來後廚。

“大家都來吃,新鮮出爐的佛跳牆。”高興不已的香菱把佛跳牆放在眾人麵前道。

早已等候多時的食客們紛紛上前動筷。

“看我乾什麼,動筷啊!”一位食客對著身邊的朋友道。

朋友指了指空空如也的盤子。

“我去,這麼快就冇了,我還冇動筷呢?”他瞪大了雙眼震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