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元素獵人 >   第10章

早上,禪院古鐘敲響,許佑睜開眼看向窗外,水潭旁王珩正做著單手俯臥撐。

對麵屋的卓青,好像從昨天晚上就一直保持著看書的姿勢一點冇變。

一大早,都這麼卷嗎?

一番整頓後,禪環閃爍,許佑想起今天早上好像有理論知識課,又將收穫滿滿。

"許佑,卓青,走啊。"王珩看到兩人出來,揮著手,嘴裡叼著一片麪包。

到達教室,靠窗的座位上,樺櫻剛剛解決有儀式感的早餐。

黑板上祈葉正寫著獵咒知識四個字。

"到齊了?那開始上課吧新生們。"這是祈葉第一次講課,雖然做了準備但還是有些緊張,"首先,你們有什麼要問的嗎?"

話音剛落,王珩舉起了手。

"老師,禪院為什麼隻有我們幾個學生,師哥師姐們呢?"

"這個,因為二屆學員開始就可以擁有自己的獵人檔案,參加獵人考覈獲得銘牌編號。

可以隨意的規劃除教師規定任務之外的時間,據我所知現在他們快回來了。"

王珩點點頭,禪院的自由程度還是蠻高的。

"好了,還有什麼問題嗎?"

話音剛落,王珩想了想又舉起了手。

"老師,獵人可以賺很多錢嗎?"

"啊這。"祈葉有些無語,怎麼感覺被學生帶偏了,"主要是獵人分為D,C,B,A,S以及U,隻要通過對應考覈拿到獵人證,大部分都應該能賺錢吧…"

王珩點點頭,獵人果然賺的多啊。

"好了,我們還是回到課堂開始今天的課吧,對於獵咒想必你們都已經很熟悉了,那是你們成為獵人的必要條件,今天我要講的就是關於獵咒的一些知識。"

祈葉邊說著,邊在黑板上寫著[源],[界]兩字。

對於[源]許佑已經有所瞭解,但對於那個[界]一點不知。

"[源]我就不多說了,它是隨獵咒誕生在我們身體之中,是激發獵咒的力量,當你們感覺到自己對於獵咒的掌控過於艱難的時候,那就代表你們的[源]需要修行。

[源]的修行其實在實戰中就可以突破無非就是積累經驗等。

而對於[界]你們也應該接觸過,那是獵咒誕生時,自行存在的空間之地,隱藏在[源]之中。"

許佑閉眼感應著,除了想放屁外,根本就察覺不到這個[界]。

"[界]其實就是獵咒誕生的附屬品,[界]的裡頭是和你們自身獵咒相關的一切。

有的是專屬於獵咒的伴生咒術,有的則是對於自己獵咒的輔助,也有的是武器,總之五花八門。

當你要去探尋自身的[界]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源]注入獵咒之中,但不能施展獵咒。"

許佑舉起了手,不管是[界]還是[源]經過祈葉解釋他都明白了,看著其他三人有些鬆懈的狀態,許佑知道這節課可能是給他一個人講的。

"祈葉老師,如果感受不到自身的獵咒怎麼辦?"

"許佑學員,其實關於你的這個問題主要是你身體的一些原因,但你體內的獵咒確實存在隻是被某種原因阻隔了。"

"那有冇有什麼辦法。"

祈葉搖頭,許佑的身體很正常,[源]的運行很穩,但可惜的是他的身體有兩種獵咒。

一種自行誕生,一種不被承認,兩個獵咒相互對峙,不管許佑再怎麼運行[源]都不會有獵咒共鳴,除非其中一個獵咒占據主導。

許佑歎氣,這也許就是人生吧。

"當然,許佑學員不要喪氣,禪院已經將你們的獵咒資訊整合了。

王珩的[浮世念相],卓青[自我空間],樺櫻[窺映心花][狩刄霧溟],以及你的[元素咒墟]。

這些都已經被初步評級,所以獵咒是有的,也會感知到的,不用著急。"

禪院,再次重新整理許佑的認知,要知道他可是昨天才瞭解到自己的獵咒是啥啊,不愧是四校之一。

"好了,接下來說一說咒術吧,這裡我先跟你們說一下怪物。

怪物是依存與咒體所誕生的怨念,分為D,C,B,A,S,U,並且它們都有對應的專業術語。

D級我們稱為殘怪,這種怪一般冇有什麼智商但是喜歡成群出現,很弱,受咒體範圍影響自主產生的。

C~A級我們稱為咒怪,這種怪一般是寄住在某個殘缺咒體中,需要使用[祛咒]封除並且上交咒體,實力中等甚至很強,取決於殘缺咒體所屬。

S級我們稱為禁靈,這種不能稱為怪,反而可以說是人,它們是某個完全咒體的化身,一出現便可製造大的災難,實力具有危害性歸職業獵人所管。

U級我們稱為門主,至於這個不是我們目前所能管的,據我所知,U級獵人隻有三位,他們各自鎮守著一道門,不知蹤跡。

我記得最近一次門主降臨是在幾年前吧,當時死了很多無辜的人。"

祈葉提到這件事有些低落,當年她受命參與救援時,遍地都是屍體…

"門主這麼厲害嗎?"王珩疑惑,就目前來說他都冇遇到過厲害的對手。

"抬手間,你狗頭落地。"

"附和。"

"你倆真的是讓我好傷心,還是許佑好。"

許佑腦中正整理著這些知識,兩隻手迎麵給他抱了起來,短暫窒息後可算有了呼吸空間。

"怪物分類講完,接下來說一說咒術,咒術分為兩類,一類是獵咒的伴生咒術,一類是獵人通用咒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鐘聲響起,祈葉的課結束了。

第一節課,祈葉感覺自己已經做的很好了,果然自己還是有點當老師的天賦。

教室內

"飯…飯……"王珩趴在桌上,手不自覺的向門口抓去,早上六點到八點晨練兩小時就吃了一片麪包,這種空腹的感覺真爽。

卓青看著時間,他有著自己的一套作息,現在確實到了飯點,起身,離去。

一上午,許佑覺得收穫頗多,雖然祈葉一節課講了一半多的廢話,但不影響他熱愛學習。

閉眼感受了一下,[源]在流動,許佑嘗試的融入其中,哢嚓——,再一次失敗了。

"[元素咒墟],你萊萊滴!"

教師辦公間,祈葉愉快的走進去在看到某個賤人後瞬間變臉。

林玄身後站著三個人,他們穿著禪院的學生服。

"明天希望會有些意思。"

三人不知道與林玄有了什麼勾當,點頭後便走了。

"你把二屆學員找來不會是訓練新生的吧。"祈葉有些疑惑。

"不是哦小葉子(´-ω-`)"

"噁心。"

林玄把腳從桌上放下,一臉認真的說著:"二屆學員找我,想和新生們打一場指導戰,我答應了。"

"問題是你的手,為什麼要放在我腿上。"

"習慣了(/ω\)"

寒光一閃,祈葉一笑,一個過肩摔接著傳出響聲。

"老孃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