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元素獵人 >   第8章

醫院病房,趙普安靜的養傷,雖然隻是幾處骨頭斷裂,表皮大麵積擦傷,但獵人該有的待遇還是有的。

無聊的刷著懸賞,失去了A級銘牌,網站資訊已經同步到了D級。

"還以為這次,你傷的很重。"門外走進一位紅皮衣女,高冷麪相,拒人千裡。

"草,要不是你的情報錯了我能在這?"

"上麵老頭子下的指令,和我有什麼關係?你不覺得是你自己能力不夠嗎?"

趙普翻個白眼,他就不應該為了四百萬把自己搭進去,甚至失去了A級福利,這是最虧的買賣了。

"好了,老頭說了這次你做的很好,起碼一切還在掌握之中。"

女人伸出手,托起趙普的腦袋,儘管這個樣子讓趙普很羞恥,可他不得不配合。

"準備好了嗎?"

充滿誘惑的聲音,對上那雙媚眼,思考之後趙普點了點頭。

女人眼中,一輪紅月升起。

幾秒後,沉重的身體有些顫抖,女人順勢坐在白椅上。

"怎麼,幾秒負擔就這麼大了?"

"哼,就算是A級的實力,你也隻能享受D級的待遇。"

"……"趙普無語,隨口說一句實話還要被反嗆一句,關鍵還露出一臉傲嬌,要強的嘴臉??

休息一會,女人離去,趙普叫住了她。

"傻鳥,那位到底要乾什麼?"

女人的手短暫停留,關上了門,走廊中響起腳步…

"東閣,需要你來帶隊新生…"

醫院外,女人向遠方某個地方看去:"八年,校長關注八年的新鮮血液,到頭來卻被禪院劫走了嗎?"

紅瞳因為興奮極速放大,臉上不知何時泛了紅,有節奏的喘息,胸也隨著跌宕起伏。

"好想,嗯啊~好想要~林玄大人~"

病嬌樣的臉,輕咬手指,記憶讀取下,林玄的模樣,揮之不去…

商店街,穿著禪院教師服,披著楓葉衣的祈葉快速走著,在她身邊正跟著一位變態男,當然是她自己的定義。

"慢點啊,小葉子~"林玄學著小學生一樣,一跨一跨的飛跳著,迎麵捱了一巴掌。

"走開啊,死變態!"

林玄蹲在地上,右手撫摸著臉上紅印。

"七月二十七號,早十點,小葉子扇了我一巴掌,充滿了愛(⑉°з°)-♡"

"啊啊啊(╥﹏╥),為什麼校長讓你來折磨我啊!!"

"因為,你時刻需要我,對吧✧٩(ˊωˋ*)و"林玄擺著帥氣的造型,周圍的路人看向他倆的眼神變得奇怪,"好了小葉子,咱倆快去接…噗……"

"接接接,老孃讓你接接!"

先是一記美少女香腳,林玄冇有防備的倒在地上,接著暴怒的祈葉飛速的向下踩去,地麵都凹成了林玄的形狀。

"貼…貼…也可以…"

"滾啊!(*`へ´*) "香腳在地上狠狠地旋轉了一圈,順手甩了甩前傾的發簾,出完壓抑的怒氣後,慢慢離開,一臉傲嬌樣。"哼。"

禪院今年的一屆新生有三個,但四校招生最滿四個最少三個,今年要不是許佑這個變故終於滿員了,禪院怕是又要被恥笑。

不過,禪院一直以潛力為主,招生稽覈可是很嚴的,去年二屆,十六人資料,熊貓看了一眼就篩的隻剩下七個。

這七個,禪院最後隻搶到倆,不過好在開學季前又收了一位。

祈葉看著手錶,坐在車站口路邊的長椅上,禪院通知書早在兩月前就發給了三位新生,現在距離集合時間,還有半小時。

"不知道這屆新生會是什麼樣的存在,說起來校長好像說過找到了第四位?誒?"

祈葉看向周圍,人群之中他好像感受到[源]的波動,正要站起來,手卻被某個討厭的人拉下,順勢進入了懷抱。

剛要掙紮,林玄將食指放在了祈葉唇間。

"噓,討厭的傢夥來了。"

人海中,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位綠衣男,衣服之上有著獨特的漢字元素徽章圖案,對視幾秒,他向林玄走來。

"真是不好意思,打擾兩位親熱了。"

"你不會是想要婚帖吧?"

林玄話一出口,祈葉隻感覺臉上一熱,下意識的掐林玄腰間。

綠衣男搖著頭,在他身後不遠處正站著四位少年。

"看來禪院今年又是笑柄了?"

"那可不一定。"

"比比?"

"好。"

綠衣男帶著新生離去,他們屬於四校之一,東閣。

看著那張認真的臉,祈葉有些呆了,隨後恢複賤樣的林玄把她打出了夢境。

快車站內,兩位穿著禪院新生服的少年和一位少女拎著行李下車。

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這一路也算是相處…湊合吧。

"車外的空氣!"先走下來的是看上去有些強壯的少年,他是鄉下來的揹著一個大包看上去很老實,"好兄弟,老師在哪啊?"

"按照通知應該就在這周圍。"白衣少年穿的很休閒,什麼也冇有拿,"要不先分開找找?"

一旁撐傘的少女,掃了一眼後拉著兩個行李箱向左邊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

"找到了,老師。"

人群中,三位新生終於知道這裡為什麼會聚集這麼多人。

麵前,極其漂亮的姐姐正無情的踩著地上帥氣的男人,從中看不見任何痛苦反而是一臉的享受…

"這真的是老師嗎?"

"從衣服上來說,是的。"

"噁心。"

"誒…走…不是,好像短裙自己跳舞了…"

"不對,隻是碰巧走光了,露出的白,不對紅?"

"流氓。"

"………"

發泄完的祈葉坐在長椅上揉著腿,正對著的是兩位少年和一位少女,看衣著好像是禪院…學生服!

穩住,祈葉,你是淑女,你要穩住…

尷尬氛圍下,祈葉露出了不失優雅的微笑。

"咳咳,你們就是新生吧。"

"……"三人內心ヽ(  ̄д ̄;)ノ

"內個,我不是你們看到的這樣。"

"……"三人內心(ー△ー;)

"我…"

"葉…子…"地上的林玄用著最後的意誌摸到了祈葉裙角,白…白色…!

祈葉單手握拳,咬牙說著:"你們先去前麵白車裡等我一下,我解決一件事。"

祈葉吃力的拖著林玄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團綠植後。

"老孃讓你!白!白!白!"

禪院三位新生此時已經不能說震撼了,如果可以他們能去彆的四校嗎…

"老師們都玩的這麼花嗎…"

"不過是主人的任務罷了。"

"??這麼說你很懂哦?"

兩人的對話遭到了一旁少女的白眼,白車已經開到,少女將行李放了上去,收了傘。

一舉一動,優雅十足,關上門有些羞恥的小聲說著

"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