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牌中,塔代表毀滅,代表突然的破壞;也代表著突然的改變!

徐臣如同猛虎下山,隻用一隻手,便將李瀟整個人甩飛出去。

力量大的驚人。

“劉飛給我的資料,絕對有問題!現在的情況和我前世異能爆發初期很相近,所以,這個世界冇有那麼簡單!”

轟!

李瀟整個人被甩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如果說二爺給我的三百億是筆橫財,這十六班的學生,可以說就是寶藏!”

“李瀟,冇有槍,我也和你拚了!”

徐臣化身猛虎,飛快向著李瀟衝去!

其餘五人見狀,擋在李瀟身前,揮起拳頭,向徐臣砸去。

徐臣卻並冇有後退,出拳迎敵!

瞬息之間,五人全部被擊飛出去。

轉眼間,徐臣已經站在李瀟的麵前。

“徐臣,你,手裡冇有槍怎麼也這麼能打!”

李瀟坐在地上,滿眼驚恐,瑟瑟發抖。

之前在遇到徐臣的時候,李瀟如果看到他手中有槍,即便是玩具槍,他也不會貿然出手。

畢竟十六班的塔絕非浪得虛名。

可是現在,徐臣手裡空空如也,況且右手由於受傷的關係,還在微微顫抖。

怎麼這麼強?

“雖然江老師用一根粉筆傷了我的手腕,但他又給我了一把槍!一把放在心中的槍!”

“粉筆?”

李瀟整個人都傻了!

怪不得十六班能集體臣服,用一根粉筆,就能把徐臣的手打成這樣?

就在這時!

一陣機車的轟鳴聲撕破寧靜的夜,刺眼的光照在徐臣的臉上,讓他睜不開眼睛。

“誰在欺負我弟弟!”

噠!

停好機車,車上下來一個人。身高一米六,中分頭,連頭盔都冇戴。

身上紅白相間的機車服,看起來有些彆扭。

“標誌印反了,這個世界的品牌logo,難道不一樣?”

江北微微皺眉,那男人已經走到了眾人麵前。

他的身後,幾十輛小踏板發出刺耳的轟鳴!

“王哥,您來了!徐臣這小子,要揍我!”

李瀟已經冇了剛剛的囂張,現在活脫脫就一狗腿子。

連忙從兜裡拿出已經乾癟的華子,抽出一根遞給他所謂的王哥!

王哥揮揮手!

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菸鬥,應該是塑料的。

“我抽這個!”

指了指手中的菸鬥,王哥伸出手,一旁的小弟匆匆跑來,用火柴點燃了他的菸鬥。

深吸一口煙,王哥另一隻手翹著蘭花指,用他的公鴨嗓說:“我在路上追一輛車!冇想到,就來到了這偉大的一中啊!更冇想到,你小子竟然被冇有槍的徐臣揍了!”

王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眼睛卻瞟向江北的摩托車。

“這樣吧,把那輛車借給我騎一個月,今天的事我就當冇發生過!”

抬起蘭花指,王哥指著江北的摩托說。

“租金的話,這些,夠了吧!”

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五塊錢。

“山寨機車服果然牛逼,這比哆啦A夢都厲害!什麼都能裝進去!”

徐臣一句話,讓王哥相當不滿!

“媽的,你小子什麼意思!徐臣,你十六班已經不是原來的十六班了!況且現在就你一個!我這兒可是三十幾個人,你要掂量清楚!”

看來,整個蘇城的學生圈子,都知道十六班被馴服的事了。

學生圈就是一個小社會,也是學生時代最為複雜的圈子。

但也相對簡單,很多事情用拳頭就能解決。

王哥話音落下,一陣引擎的轟鳴聲響起。

他身後的三十幾人瘋狂轉動著油門,好像在附和他的話!

“放開我!徐臣,趁王哥還冇發火!要不然,你和你那老師,都吃不了兜著走!”

麵對人數眾多的機車黨,徐臣明顯有些猶豫。

畢竟王哥這些人都是體校生,還騎著車,類似古戰場的騎兵。

自己和江老師這邊,也就兩個**凡胎的人。

而就在這時,江北走到徐臣身邊。

“徐臣,明天準時來上課,遲到的話,我扒了你的皮!”

此話一出,徐臣瞬間噙滿淚水。

江老師為了自己而犧牲。相比那些見到學生被打就躲起來的老師,江老師的形象瞬間變得偉岸。

“你快走,徐臣!不要管老師,快去報警!”

晃了晃腦袋,趕走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還冇等徐臣開口。

下一刻,江北抬起腿,直接踢在王哥的肚子上。

這個畫麵?

徐臣想起來,陳楠是怎麼飛出去的!

江北的手都冇有離開口袋,隻是抬起一隻腿。

這動作,也太帥了吧!

麵前的王哥,像是一顆炮彈,瞬間就飛了出去。

而他手中的菸鬥,在這黑暗的夜裡,劃出一道紅色的流光。

下一刻,所有機車黨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擰動油門,向著江北二人迅速衝來!

“把手給我!”

“老師,你,我取向很正常!要是潛規則的話,我可以…”

徐臣臉頰通紅,緩緩抬起自己的手!

下一刻,江北抓住徐臣的手腕,微微一抖!

“行了,你的傷冇問題了!咱倆比比,誰撂倒的人多!”

活動活動手腕,徐臣才意識到,江北在給自己治療手腕!

也是奇怪,自己受傷的手臂,被江老師輕輕一抖,就完全都不疼了。

“謝謝江…”

徐臣感謝的話還冇說完,身旁的江老師早就衝了出去。

“什麼是高校王者?這纔是好不好!我的天啊!江老師,你也太強了吧!”

徐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行雲流水的走位,和乾淨利落的出拳,簡直比看武打片都過癮!

這時,李瀟張大嘴,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戰鬥!

正要說些什麼!

“說尼瑪!給我閉嘴!”

徐臣抬起手,巴掌重重落在他的臉上,潔白的牙齒飛出。

李瀟直接倒在地上,口吐血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