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曦往前兩步,伸出手,接了一下梵晴手裡的信封,然後轉手一推,塞到了梵晴手腕上的名牌包裡,動作很快。

她臉上也漸漸有了些許笑容。

“吳太太,你跟你先生都惹錯人了。”

不管這信封裡麵裝的是錢,還是其他東西,鐘曦都不會為利益所驅使,讓自己成為他們插在自家藝人心口上的一把刀子。

她這麼一說,梵晴的表情當即僵住了。

“鐘總,你真的誤會了。”

“怎麼,要我把公司其他人都叫過來,一起看看雲中首富吳家的真麵目?”鐘曦眉梢往上揚了揚,“吳太太,你們的想法太明顯了。”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天晟扭轉了局麵之後,特彆驅車幾十公裡,來木屋營地見她。

張口閉口,都是為了俞衡好。

可他們如果真的體貼俞衡這些年在演藝圈的摸爬滾打,就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侮辱他。

梵晴尷尬的收回了手。

“吳太太,不送了。”

鐘曦轉身,乾脆利落的回了自己工作的那間小木屋。

剛好薄涼辰也結束了視頻會議。

他站在窗邊,看著吳家車子的方向。

鐘曦稍微猶豫了一下,才往前走,她不知道他的眼睛複原了多少。

“晚上回家?”

鐘曦問了一句,伸出手環住了他的腰。

男人沉聲應了個好字,接著又捧著她的臉,“如果你擔心這邊的狀況,那就多住兩天。”

“不了,剩下的事情,許萌會處理的。”

當晚。

所有工作人員都聚在了一起。

唯獨不見俞衡和溫晉。

裴晶坐在桌子旁邊烤火,火光映著她的臉,分辨不出表情。

她的隊員們就坐在對麵,互相撞了手臂,走到裴晶麵前,“吃嗎?”

她們手心攤開,每人手心裡都有一塊夾心果糖。

那是她們之前約定好的,如果有一天組合裡發生爭執,就用這種方式道歉,而且一定要原諒。

裴晶看了好一會兒,眼淚不住的往下掉。

“你們……”

“之前說那些話,是我們不對。”

“裴晶,咱們還得一起走下去啊。”

除了愛情之外,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東西,值得她們去追尋。

幾個女生互相抱著,又哭又笑的。

旁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為她們而高興。

“鐘總真是太厲害了,一招製勝,我身邊已經好多朋友都在問咱們公司什麼時候還招人了。”

“跟著這樣的老闆,每天都有乾勁,而且我聽說ALINO那邊馬上就要……”

大家湊在一起,正笑著聊著。

遠處忽然有了一陣不尋常的響動。

之後,就有人喊了聲,“著火了!”

所有人朝著最南邊的木屋看過去,“糟了,快救火。”

大家都迅速行動著。

可一番折騰,仍是冇能把鐘曦木屋裡的設計稿救下來。

隻有她跟薄涼辰那間木屋火勢最大。

許萌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立刻撥通了鐘曦的電話,“鐘總,出事了,設計稿都被燒燬了。”

確切來說,她也不知道設計稿被人偷了,對方放的火,還是全都被這場大火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