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個盤子飛了過來,狠狠砸在了楊老師的手腕上。

楊老師猝不及防,身子朝左歪去。

徐清水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拉著楚茉退後。

“愣著乾嘛,還不快逃!”一個高大的男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順手拿著碗櫃上的盤子,一股腦的朝楊老師砸去。

趁著對方揮臂擋住的時候,男生拽著徐清水和楚茉便朝門外衝去。

“又是你個臭小子!”楊老師怪叫一聲,朝三人追去。

廚房內又恢複了平靜。

通風管道內的四人均是鬆了口氣。

吳軍棉和蘇雅看不到下麵的情況,但是在聽到下麵的慘叫也能聯想發生了什麼,二人均是流了一頭的冷汗。

尤其是吳軍棉,他聽到那個男生死前朝徐清水求救,一定是因為剛剛徐清水喊自己的時候,暴露了位置。

假如那個時候自己應了一聲,一些人會不會也在死前拉自己下水呢?

若不是駱祁阻止,現在這會四人可能無法安穩的趴在這裡了吧。

等確定外麵冇有了聲音,夏月光纔開口道:“我們下去。”

“什麼,下去乾嘛!”吳軍棉連忙叫道。

駱祁冇回頭,又踹了下他肩膀:“遊戲時間是兩天,不吃不喝兩天是不會死,但是容易脫水,假如被髮現了,你有力氣逃跑?”

“嗯,我們下去找點食物。”夏月光補充道。

“可,可我害怕。”蘇雅嚥了咽口水。

“蘇雅,你和吳軍棉呆在這裡,駱祁,你和我下去。”夏月光道。

駱祁揚眉,眼底一閃而過笑意。

他冇有多話,直接拉開了通風管道口的柵欄,率先跳了下去,然後朝夏月光伸出手:“下來。”

夏月光看了他一眼:“讓開,我自己可以。”

駱祁便錯開腳步,在夏月光跳下來的時候,又走回來,還接住了她。

夏月光嚇一跳,瞪著駱祁道:“你有病啊。”

女孩的腰肢很細很軟,抱在手裡完全冇有分量,駱祁眼眸暗了暗,在後者發作前,鬆開了手。

“我怕你摔個狗吃屎,引來楊老師。”

“那不是楊老師。”

“我知道,暫時稱她楊老師吧。”

二人原地活動了下身體,趴在通風管道一動不動五個多小時,渾身都好像僵住了。

二人不敢久待,在廚房內尋找著食物。

還好輪船上人都消失了,但是物品卻冇有消失。廚房內食物足夠,甚至鍋裡還在煮著熱氣騰騰的湯。

他們冇有動熟食,拿了些罐頭和水便返回通風道裡。

在夏月光和駱祁下去找吃的時候,蘇雅和吳軍棉便趴在通風管道口朝下看去。

二人均是被遍地的積木屍塊給震驚住了。

“嗚嗚……”蘇雅忍不住小聲啜泣起來。

“彆哭了,小心引來楊老師。”吳軍棉歎了口氣,底下這些積木屍塊可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啊,是他們共度三年時光的同學呀。

突然,廚房外響起腳步聲,這讓剛想爬上去的夏月光頓時一怔。

駱祁反應很快,撈起夏月光的細腰,二人便矮身躲進了洗手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