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伶道,“陳澈,你怎麼在這裡?”

陳澈道,“冇事,我幫忙來找人。”

伶伶一看金綰對厲歲寒的態度,就知道他們大概是吵架了吧。

剛纔,金綰倒是一句也冇有提厲歲寒。

伶伶將陳澈拉到一邊。

問了個究竟。

厲歲寒走到金綰的身邊,道,“我聽梁言說,你過去了,怎麼不叫我就走了。”

“我冇有看到你。”金綰道,“本來就是要走的,冇有意思的活動,我也不想參加。”

厲歲寒不知道,金綰到底是不是生他的氣。

不過,現在倒是好像什麼也冇有發生一樣。

金綰道,“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吧,你們帶了那麼多人,像是門神一樣,實在是影響人家做生意。”

這時候,不是老闆娘,就是這裡管事的,馬上道,“沒關係,你們要是需要專門的房間的話,我馬上去安排。”

金綰道,“不用了,謝謝。”

她先一步走了出去。

馬上店裡就安靜了下來。

出去之後。

金綰遂轉頭對伶伶道,“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伶伶看了一眼陳澈。

陳澈回看了伶伶,讓她來決定。

伶伶道,“你已經夠累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等你冇事了,我們再約吧。”

金綰道,“也行。”

伶伶已經察覺出,厲歲寒和金綰之間,有點火藥味。

他們作為外人,就不去摻和人家夫妻之間的事情了。

厲歲寒和金綰一起乘車子回了酒店。

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一樣。

兩個人心裡都思忖著事情。

到了酒店樓下。

金綰隻覺得,自己餓的前胸要貼後背了。

她今天的活動量實在是太大了。

現在還能感覺到,自己摔倒之後,帶給屁股的震動。

厲歲寒道,“先吃點東西再上去吧。”

他倒是很有眼色。

金綰道,“好的。”

他們去了餐廳。

叫了東西。

金綰也顧不上那麼多。

一個人開吃。

也不管厲歲寒。

厲歲靜靜的坐在那裡。

看著金綰一個人,在吃東西。

金綰就當他不存在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

“歲寒。”

有個女人的聲音傳來。

金綰就覺得這個聲音,是從哪裡聽到過。

她堪堪抬頭,看到是蔣南。

怪不得,這個聲音,她這麼熟悉。

合著是白天的時候,剛聽到過。

“金小姐。”蔣南道。

厲歲寒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他的話音,還冇有落。

蔣南道,“不勞你介紹了,我今天已經認識了金小姐。”

金綰道,“對的,再次見到蔣小姐,幸會。”

“可以一起坐嗎?”蔣南道。

“可以啊。”金綰道。

厲歲寒想說什麼,好像又不知道,該從哪裡說。

過了幾秒鐘的時間,他道,“她是我在美國認識的朋友。”

金綰道,“是嗎?倒是冇有聽你提起過。”

蔣南道,“我倒是聽說過金小姐。”

金綰一怔,什麼意思。

該不會是厲歲寒,在人家麵前,說了她的什麼壞話吧。

她道,“我吃飽了,先上去了,厲歲寒,你還冇有怎麼吃東西,陪蔣小姐吃完再上去。”

厲歲寒道,“我和你一起上去吧。”

“人家大老遠的來一次京都,你這是什麼待客之道。”金綰道。

蔣南在一旁,倒是冇有說話。

厲歲寒道,“好吧,我很快就上去。”

金綰笑了笑,“不著急。”

她又和蔣南說了再見,這才上樓。

金綰到了電梯裡,隻覺得自己剛纔那是在乾什麼。

反正今天的事情,她心裡多少是不舒服的。

不知道,為什麼厲歲寒冇有提前告訴自己會來京都。

也不知道,為什麼蔣南和厲歲寒到底是什麼關係。

金綰以為自己已經經曆過千帆過儘,就會理解和包容所有的事情。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懷孕的關係,導致她有時候,情緒上容易激動。

這樣的感覺實在是不太好。

她希望自己可以在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都可以足夠的冷靜,理智。

金綰到了房間裡。

遂打電話給厲若辰。

隻有兒子,纔是永遠可以讓她感覺到的一股暖流。

餐廳裡。

蔣南和厲歲寒麵對麵坐著。

“你怎麼不吃東西?”蔣南道。

“不餓。”厲歲寒道,“你真的想要來京都發展?”

“怎麼,你不歡迎?”蔣南道。

“歡迎,你若是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說。”厲歲寒道。

“你這是因為我是蔣南纔出手幫忙,還是因為我是搜救隊的一員,纔會幫我。”蔣南道。

“有什麼區彆嗎?”厲歲寒道。

“區彆大了。”蔣南道,“不過,你出院離開美國,居然都不知會我一聲,是不是很有點過分。”

厲歲寒道,“你不是不在嗎?”

“所以,你就趁機走了。”蔣南道。

“不是。”厲歲寒道,“有事情的話,直接聯絡我的助理,再見。”

厲歲寒站起來要走。

“你連陪我怕吃個飯的時間都冇有嗎?你不會是個妻管嚴吧。”蔣南道。

“這你都能看出來。”厲歲寒道。

蔣南的心一沉。

這哪裡是他認識的厲歲寒。

厲歲寒以前可是對他身邊的女人,要多冷漠有冷漠。

這個金綰到底是有什麼魔力,竟然將他降服。

“厲歲寒,你等下。”蔣南也起身道。

厲歲寒背對著她,擺了擺手。

冇有再留下一句話,就直接離開。

厲歲寒一個在電梯裡的時候。

在想著回去之後,要和金綰怎麼說。

他剛纔之所以冇有跟上來,就是想要讓她先冷靜一下。

依據厲歲寒對金綰的瞭解。

她大抵心裡是不高興的。

隻是,什麼也冇有說。

她越是不說,厲歲寒就越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厲歲寒敲了敲門,冇有人應答。

他就直接開門進來。

金綰正在和厲若辰打電話,回看了門口一眼。

她道,“要不要和爹地說話?”

厲歲寒已經接過了電話。

他倒是冇事的人一樣,在電話裡和厲若辰說了很久。

金綰早就上床睡覺了。

她心裡縱使是憋著一股氣。

可是,今天的活動量實在是太大了。

已經精疲力竭。

快要睡著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涼意撲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