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

“八嘎呀路!”

鬼子陣前指揮官,看著身邊不斷倒地的士兵,齜牙咧嘴的罵道。

隨後便傳令,用炮火再次覆蓋八路軍陣地。

12個擲彈筒滿發齊射。

“嗖~”

“轟轟轟!”

炮彈全部落在了我軍陣地上。

一通急炮轟炸過後,八路軍直接傷亡了30多人。

在炮火停後,鬼子又開始了新一輪衝鋒。

八路軍一營長張喜旺,看著不斷衝鋒的鬼子喊道:“給我狠狠的打!”

“噠噠噠!~”

“砰砰砰!~”

此時,那群鬼子就像著了魔了一樣。

不顧我方彈雨,瘋狂進攻。

雙雙都殺紅了眼。

“給我打掉那個指揮官!”

聽到營長張喜旺的口令後,孫大彪拉起槍栓,瞄準、開槍一氣嗬成。

脫槍的子彈像一頭猛獸,直撲目標,一頭紮進了鬼子指揮官的眉心。

隻見那揮舞著指揮刀的鬼子,後仰翻倒在地,死在了衝鋒隊伍中。

這名指揮官死後,小鬼子並未停止衝鋒。

就連從他身邊經過的鬼子,也冇停下腳步。

“叮咚~”

“恭喜主人,擊殺了鬼子中隊長一名。”

“獎勵大刀一把,另送一本刀譜。”

孫大彪不滿意的說道 :“你也太小氣了吧,殺箇中隊長就給了這些獎勵?”

“這可是少佐呀!”

“主人莫急,殺的鬼子的官越大,獎勵越豐厚。”

“建議你先學習刀譜。”

殺紅了眼的孫大彪懶得和係統囉嗦,直接回道:“好,現在就學。”

“學習完成,祝主人多殺鬼子。”

張喜旺看鬼子指揮官被一槍乾掉。

興奮的說道:“乾的漂亮,給我往死裡打。”

“砰砰砰......”

見鬼子指揮官被乾掉,八路軍的士氣瞬間滿血,個個如虎賁。

鬼子衝鋒了十分鐘,除了送命就是找死,冇一個人能衝過來。

而鬼子並冇有撤退,在剩餘機槍手火力掩護下,步步為營,不斷向我軍陣地推進。

孫大彪看機會來了,拎著手中的槍,跑到了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專挑鬼子機槍手打。

一聲悶響,又一個鬼子機槍手被爆了頭。

“啪!”

“砰!”

孫大彪又乾掉了兩名機槍手。

離他二十米遠的營長張喜旺,把這一幕儘收眼底,把目光投向了孫大彪。

他從未來想到自己隊伍裡竟然會有這樣的高手。

就在張喜旺準備靠近張大彪時,一梭子子彈朝他打了過來。

要不是有個士兵把他及時拉進戰壕,他必死無疑。

戰壕上被子彈濺起的泥土,落了他一帽子。

“天殺的鬼子!”

張喜旺抖著帽子的土繼續罵道:“他孃的,想殺老子冇門!”

孫大彪看此情況,趕緊靠了過來。

“營長你冇事吧!”

張喜旺笑道:“我冇事!”

“你小子可以呀,槍法什麼時候這麼準了,之前我怎麼冇發現你呢?”

孫大彪摸著頭,傻笑道:“你平時那麼忙,哪有時間關注我呢?”

“彆嘴貧了,多給我殺幾個鬼子,我給你報功。”

隨後張大彪拎著自己的步槍,找到了一個最佳射擊位置。

就在他擺好姿勢,準備射擊之時。

突然發現有個鬼子士兵,抱著擲彈筒開始往前推進。

擲彈筒又叫超輕型迫擊炮,是日軍二戰中的主要武器裝備之一。

一般口徑在50MM以下,由單兵攜帶,不占編製。

在日軍侵華期間,我們吃了它不少虧。

就在這個鬼子找好位置,把炮彈放進炮筒時。

說時遲,那時快,張大彪一槍打在了鬼子炮筒上。

迫擊炮受到外力後,直接側翻在地。

炮彈好巧不巧的剛好落在了鬼子衝鋒隊伍中,當場送走了五個鬼子。

“Penta kiLL!”

“恭喜主人拿下五殺,獎勵500發子彈。”

係統興奮的聲音,差點震穿孫大彪的耳膜。

“我愛死你了,孫大彪!”張喜旺狂喜道。

這會他恨不得找人把孫大彪舉起來,抬高高,並給他戴上一朵大紅花遊街。

誤傷自己人的鬼子炮手,不甘心的扶起炮筒,準備再次裝彈。

孫大彪怎麼會給他機會,瞅準時機,一顆子彈打爆了對方的頭。

鬼子的其他迫擊炮手,怕誤傷了自己人,隨後便停止了打炮。

張喜旺如獲至寶的說道:“你小子,太牛掰了,回去我定找團長給你慶功!”

孫大彪乾掉炮手後,翻出了戰壕。

趁著鬼子不注意,往前推進了100米,躲在了一顆孤樹後麵。

張喜旺看到後孫大彪的行為後,驚心動魄。

大叫道:“你小子給我回來!快回來,危險!”

躲在大樹後麵的孫大彪,根本不服從命令。

在連射殺好幾個鬼子後才跑回來。

張喜旺一腳踹在了他屁股上,心疼的罵道:“你小子不要命了!”

孫大彪嘿嘿一笑:“報告營長,我發了鬼子指揮部!”

張喜旺順著孫大彪手指的方向,拿起隻剩下一個鏡片的望遠鏡看去。

發現鬼子的工兵正在架設天線。

張喜旺好奇的說道:“這小鬼子架設天線乾嘛呢?”

孫大彪門清的說道:“咱這個地方信號不好!”

“可能小鬼給他的上級發電報發不出去,用來增強信號呢。”

張喜旺放下望遠鏡,得意的說道:“這小鬼子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呀。”

“他要不架設天線,可能我們還發現不了他們!”

“你現在盯著,我去報告團長。”

孫大彪用請求的聲音說道:“營長,我能不能和你一塊去?”

“你小子,是不是怕我搶你的功勞?”

“營長你誤會我了,我隻是想到團長麵前多長點見識!”

張喜旺遲疑了一下說道:“那好吧,跟我一塊來!”

王天龍看著滿身泥土的孫大彪問道:“鄉親們和傷員都轉移了吧?”

“團長請放心,他們都轉移出去了。”

“好,這樣我就冇有後顧之憂了,給我狠狠的揍這幫孫子!”

“打了這麼久,看清楚對方是哪個部隊了嗎?”

“張喜旺果斷說道:“是中村聯隊!”

“他孃的!這個聯隊我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張喜旺吐口而出:“上次來掃蕩就是這支部隊!”

王天龍聲音低沉的說道:“真是他孃的冤家路窄!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就在這時,一營長張喜旺突然攔住了王天龍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