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孫岩大喝一聲,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就朝著江楓衝去,竟然是要和江楓近戰。

“近戰?”姬陽羽看見這一幕後,一陣驚訝。

安佳琪聞言不解的問道:“姬叔,近戰有什麼不對嗎?”

“修為到了小傳說這個地步,武者之間的爭鬥已經很少會發生近戰了,雙方大多數都會以劍氣或者掌風攻擊,因為畢竟一些不是煉體的武者,其實身體的強度並不高。”姬陽羽為安佳琪解釋說道。

“這人上來就要和江楓近戰,估計是煉體高手,或者對自己的近戰能力十分自信。”

聽見姬陽羽的話後,宮彤雯一臉古怪的說道:“和大哥近戰?”

“我聽誌行說,在已知的高手當中,近戰好像冇有人是大哥的對手。”

姬陽羽聞言笑著說道:“那些隱世的人不知道,但是龍國俗世中的武者,近戰似乎真的冇有人是小楓的對手。”

“那姬叔你呢?”安佳琪問道。

姬陽羽一愣,搖頭說道:“我?我巔峰的時候,也不敢保證能在近戰上擊敗小楓。”

“因為小楓的近戰方式,不僅僅是招式的精妙和**的強悍。”

“最重要的是小楓拚命三郎的架勢!”

“因為小楓出招,敢以命換命!”

安佳琪聞言,一臉無奈的朝著半空中的兩人看去。

以命換命……

半空中,江楓和公孫岩兩人已經戰成一團。

公孫岩手持兩把怪異的兵器,不斷的朝著江楓的周圍揮舞。

因為兵器短小,加上公孫岩的招式精妙,一時間江楓倒是驚訝。

江楓抬手朝著公孫岩拍出一掌,擊中公孫岩的手臂,隻是當江楓擊中公孫岩的手臂之後,隻是發出一聲悶響。

“想不到你竟然是煉體高手。”江楓有些詫異的說道。

公孫岩抬手就是一刀,冷笑一聲說道:“我這種在地獄裡麵隻能是下乘的煉體武者。”

“想來也是,地獄的生活環境那麼艱苦,你們一個個苟活著,不煉體也不行。”江楓嗤笑一聲說道。

“這也是為什麼你們這麼著急想要來俗世,是嗎?”

公孫岩聞言冷笑一聲說道:“這俗世本來就是我們的,當年要不是守護者使詐,你以為我們會進入那個鬼地方?”

“那也是你們咎由自取!”江楓冷哼一聲,驚天六式直接出手。

公孫岩看見江楓出手的招式,臉上忍不住浮現出一抹怒意。

“你們這些守護者都該死!”公孫岩突然爆喝一聲。

下一秒,公孫岩將兩手的兵器收回,身上的氣勢也瞬間再次拔高。

此時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僅隻有半米,但是公孫岩卻是突然對著江楓發出一道內力真氣。

見狀,江楓眼前一亮說道:“不錯!”

下麵姬陽羽在看見江楓的這個眼神之後,笑著說道:“這人走不了了。”

“怎麼了?姬叔!”安佳琪問道。

姬陽羽說道:“江楓的武道每一次晉升都是遇到和自己同等或者高出自己境界的武者,然後利用兩人之間的戰鬥,來提升自己的武道。”

“生死之間的邊緣。”安佳琪喃喃的說道。

“他總是這樣,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

姬陽羽聞言點了點頭,隨後看著安佳琪說道:“佳琪,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江楓的武道纔會一直扶搖直上。”

“他身上的責任不得不讓他這麼做,同樣因為他的性格,也讓這些責任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明白,姬叔!”安佳琪點頭說道。

江楓眼睛一亮之後,雙掌不斷翻飛,驚天六式一掌接著一掌的朝著公孫岩拍去。

“砰砰砰!”兩人瞬間對了十幾掌。

讓公孫岩驚訝的是,江楓手中並冇有兵器,但是卻絲毫不落下風。

開始的時候,他本來以為地獄的情報過分的將江楓神話,自己的大哥也是因為輕敵,纔會輸給江楓。

現在看江楓的實力,幾乎可以算是俗世第一人了。

當然這些自然是冇有包括四族和那些真正隱世的人。

但那些人輕易不會出來,所以說江楓是俗世第一人也不為過。

兩人越打越快,半空中的聲音也從一開始的砰砰之聲,變成了轟鳴。

很明顯兩人已經打出了真火,手上的力道也開始不斷的加大。

這一次泰山王讓這麼多人出來,還都是高手。

立誌將江楓拿下。

畢竟公孫罡在地獄不低,從上次江楓殺了公孫罡的時候,雙方的仇怨已經無法解開。

江楓兩人在半空中爭鬥,其他人在下方廝殺,整個山峰之中都是戰鬥之聲。

“劍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