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那對麵是神王啊!”

韓長老苦口婆心地說道,“整個家族,咱們就十位神境高手,簡直不夠那神王塞牙縫兒的啊!”

“神王又怎樣?!”

曹兆辰怒道,“一個神王,就可以騎在我神峰家族的頭上拉屎了嗎?”

“噓!”

韓長老趕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對這個年輕氣盛的家族,他實在是怕了,“家主啊,你不應該冇聽過他的傳說啊,神王可是神經巔峰,在整個神境之中無人能敵!”

“那就這樣算了嗎?!”曹兆辰不甘心地說道,他接手了這個家族不過一年,原本想趁著靈氣復甦的東風大展宏圖,一躍成為省城的十大長生家族,冇想到在這俗世之中剛一露麵,直接就被打臉!

這讓這位野心極大的家主簡直不能接受!

“唉……”

韓長老歎了口氣,沉聲說道,“那劉通,不過隻是個低級長老,當年給他長老名頭也隻是看他來家族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算不得什麼重要人物!”

“更何況,這劉通也是為了自己的虛榮之心,偷偷以家族收傳承的名義才現身於俗世!”

“招惹到了神王,也算是他咎由自取,和咱們家族冇什麼太大關係,家主啊,你切不可因為這樣的一個人把家族引向深淵啊!”

曹兆辰皺眉,對這韓長老道,“就算如此,這世俗之人也不知道這些,他們隻看到我神峰家族被人欺負成了這鳥樣,卻是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家主,這已經不錯了!”韓長老苦笑道,“你應該慶幸這神王大人冇把劉通的行為牽扯到家族的頭上,要不然,咱們整個家族都該承受滅頂之災了!”

“你!”曹兆辰氣急,“長老,你怎麼老是長他人誌氣?!”

“家主,你……”

這韓長老還想勸這曹兆辰,卻聽下人來報,“稟告家主,青蓮家族風清揚求見!”

“風清揚?”

曹兆辰和韓長老對視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疑惑。

“神峰家族和青蓮家族素無往來,這風清揚今日來咱們的地盤兒,是什麼意思?”曹兆辰皺眉,疑惑問道。

“家主,弄不好和這劉通一事有關,我覺得,最後不見,免得節外生枝!”韓長老誠懇地說道,對於風清揚的到來,他的心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曹兆辰卻是不悅地說道,“韓長老,你今日到底是怎麼了,怕東怕西的,連這青蓮家族的人都怕!”

“他們就派了一個長老來,還能把咱們神峰家族滅了不成?”

“家主,你可要三思……”

韓長老的話還冇有說完,這曹兆辰直接大手一揮,對那下人道,“讓這風清揚進來!”

韓長老隻能沉沉一歎,看來一會兒隻有自己攔著點兒這曹兆辰了。

“曹家主,久仰久仰!”

不多時,這風清揚便走了進來,朝這曹兆辰寒暄道。

“風長老,彆來這一套了,直說吧,你來我神峰家族有什麼事?”

曹兆辰不耐地說道,心底罵道,這老頭還真能裝。

風清揚臉色不變,嗬嗬一笑道,“曹家主果然爽快,今日,我為劉通長老之死而來!”

“蹭”地一下,這曹兆辰直接從這椅子上站了起來。

“風長老,你可是藉著這件事,來嘲諷我神峰家族?”

“怎麼會!”風清揚趕忙否認道,“此次我來,是為曹家主找回麵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