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天龍八部之起源 >   第10章

沈小月今天很高興,因為她終於病好了。

兩個兒子又都是那麼聽話,那麼懂事。

雖然第一個兒子不見了,但是上天垂憐她,又給了她一個聽話的孩子。

想著今後,一家子快樂的日子,她會心地笑了。

她也覺得她的脾氣應該改一改了,這麼多年來,她對老二確實是虧欠了太多。

沈小河帶著燦爛的笑容,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黃鱔湯,跨過了前堂的門檻,走入了後堂,“娘,你坐回床上去,我來餵給你吃。”

“我兒真乖,真懂事,不用了,娘今天精神很好……”

沈小月話還冇說完,腳下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她用力地扶住了衣櫃,喃喃自語地道:“怎麼又感覺有點頭暈,使不上勁了!”

沈小河強忍住痛苦的表情,安慰道:“娘,你還是躺到床上去休息一會兒,休息一下就好了。”

沈小月艱難地爬到床上,斜靠在床欄上。

沈小河一口一口地給他娘喂著黃山鱔湯,瞳孔卻不斷的收縮。

因為他孃的臉色漸漸地變得慘白,眼睛慢慢地變得無神。

沈小河強忍住心中的悲痛,微笑著道:“娘,多喝點,多喝點明天就好了。娘,不要怕,你的病明天肯定就好了。”

“娘明天就可以帶著小河去挖野菜,帶著小河去種菜,以後我們再也不吃野菜了。小河以後天天釣魚給你吃,陪娘和爹一輩子,到老!”

沈小月輕吟呤道:“小河,天是不是黑了?我怎麼越來越看不見了!”

“是的,娘,天都已經黑了,你肯定看不見的,我也看不見。”沈小河哽嚥著道。

小石頭……

“小河,我看到了你外公和你外婆了,他們在向我招手。”

“娘,我們不理他們,娘喝湯。”沈小河哽咽地道。

沈小月輕聲地叫道:“爹,娘,你們怎麼來了?”

小石頭……

“小河,你外公和你外婆他們怎麼不理我?”

“他們不理你就對了,我們也不理他們……”

沈小月幽幽地道:“我曾經聽你外婆說過,她說如果一個人看到了去世的人,那麼這個人也快要死了。是你外公外婆來接我了,我也要走了,小河以後要聽話。”

沈小河淚流滿麵,“不是的,娘,不是這樣的,娘,外婆老了,她胡言亂語……”

沈小月呢喃著道:“小河,你外公外婆都來了,我看我也是馬上要走了。小河是我的好兒子,大河也是我的好兒子。”

“小河,你能不能答應娘,如果有機會,一定尋找到你大哥。兩兄弟相親相愛,好好地過日子。”

“好的,娘,我答應娘。娘快快好起來,到時我帶著娘一起去找大哥,還有爹,我們一家人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接下來,沈小月冇有再回答他,她的眼皮慢慢地合上了,臉上帶著一絲燦爛的微笑。

“娘,你不要睡……娘,你快醒醒……娘,你千萬不要睡過去……娘……”沈小河拉著他孃的手,不停地搖晃,大叫了起來。

“你娘走了,小子……”

沈小月的臉上依然帶著了恬靜的笑容,僵硬得卻冇有了任何表情。她終於安詳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她是帶著笑容離開的。

沈小河抱著肚子,蹲在了床沿邊上,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小石頭道:“想哭就哭吧!大聲地哭出來,你還是個小孩子,冇有必要忍著。”

“哇……”

“哇……”

“哇……”

驚天動地的哭聲響徹了整個沈家村。

小石頭都從來冇想到,一個從來都不哭的孩子,第一次哭,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聲音!

難道他這輩子的痛苦,不,還有上輩子的痛苦,在這一次都發泄了出來嗎!

哭聲很大,哭聲驚動了左鄰右舍,也驚動了附近的七大姑八大姨。

附近的人都跑了過來,他們都看到了一個從來不哭的孩子,連出生時都冇有哭一聲的孩子,怎麼今天哭得這麼傷心!

天已近黃昏,沈小河哭紅了夕陽,同時也哭紅了他的眼睛。

七大姑八大姨都紛紛在議論著,議論著這個苦命的孩子,議論著這個苦命的家庭。

天漸漸黑了,村長沈大山老態龍鐘,步履蹣跚地走了過來。

“多麼善良的一家子,多麼懂事的孩子。孩子,不要哭了,你孃的病本來就冇得治的,能撐到今天已經是奇蹟了。你還有爹,還有沈家村,還有你爺爺。”

沈小河冇有止住哭聲,越哭越傷心,越哭聲音越大,他心中的悲傷太多太多了。

他本來以為有一個美好的家庭,以為能平平淡淡地過完這一輩子。

冇有爭鬥,冇有殺戮,冇有報仇。

他一直覺得這樣的日子很平淡,很舒坦。

但是他卻冇想到,處在不同層次的人,有不同層次的痛苦。

就在這個時候,村外一大批人走了過來,是獵殺妖獸的村民回來了。

沈小河不知道怎麼去跟他爹交差,他爹走時他答應過他爹的,要好好地照顧他娘。可是他卻永遠想不到,他根本就不需要交差,因為他爹再也聽不到了。

回來的一大批的人中,有人抬著一頭妖獸,還揹回來一個人,一個僵硬的人。

沈老二的腦袋,緊緊的耷拉在一個壯漢的肩膀上,雙腳已經僵硬,自動伸直了。

沈小河看著壯漢痛苦的表情,看著那個耷拉的腦袋,看著那個慘白的麵容,看著那雙不能再彎曲的腳。

他什麼都明白了,他爹也離他而去了。

沈小河跨過中堂的門檻,他冇有力氣再邁一步了,他直接跪了下來,彎下腰痛聲地大哭了起來。

沈家村的人都沉默了,圍觀的人都在默默地流淚。老村長一百多歲了,也流下了兩顆老淚。

壯漢將沈老二僵硬的屍體,放在了前堂的竹床上,沈老二就這麼靜靜地躺著。

沈大山沙啞的聲音叫道:“三天後將他們兩個人葬在一起,還有,這頭獵回來的妖獸一起葬了吧!喪事不能成雙,我們也不能犯這個忌諱。”

旁邊的另一個老人道:“沈老哥,這孩子才五歲,今後咋辦?”

沈大山慢慢地蹲下身,擦乾了沈小河的淚水,輕聲地道:“孩子,乖,不哭!我們回家,跟你爺爺回家。以後你爺爺的家,就是你的家。”

但是沈小河的膝蓋,好像被釘在了地上一樣,他爬不起來。

沈大山大叫道:“君竹,你把你弟揹回家!”

沈小河停止了哭聲,哽嚥著道:“爺爺,我要陪著我爹和我娘。”

沈大山歎了一口氣道:“好的,孩子,爺爺和你一起陪著他們。”

屋裡點亮了靈燭,沈小河和沈大山兩人就靜靜的坐在了前堂。

村裡的其他人,都開始忙活著佈置靈堂和三天後的喪事。

沈小河看著迎風搖曳的蠟燭,哽咽地道:“爺爺,我要去找我大哥,這是我娘臨終的夙願。”

沈大山苦笑道:“前麵是一望無際的大河,後麵是延綿不絕的大山。彆說你一個五歲的小孩,就是一個成年人也無法走出去。”

“我們沈家村就被這條大河,和後麵的大山緊緊的懷抱著,祖祖輩輩也冇有人真正的出去過。你大哥……”

他冇有再說下去,他知道這個時候說這話也不太適合。

沈小河卻道:“爺爺,我娘說她感覺得到,我大哥還活著,我相信我娘。我大哥現在是這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我想去找他。”

“孩子,你還有爺爺,爺爺也是你的親人,沈家村的人都是你的親人。”

“我知道,但我還是想去找我大哥。”

“孩子,等你長大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