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飛逝,就這樣平靜的過了半年,第六年的春天快來了,到這裡的第五年的年尾即將過去,第六年的春天要到來了。

護衛隊兩百人的訓練已經完全步入正軌了,想象中林家的報複並未到來,一切好像恢複了原來平靜的樣子。這天趙閣帶著護衛隊員們做完早上的訓練後回到家正在吃午飯,這時趙有才風塵仆仆的回來了,“公子公子,我回來了。”趙有纔剛進門就大聲的喊道。

隻見趙閣雲淡風輕的說道,“來了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