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念情起 >   第822章 親人

錯愕著,靈波一下子也驚愕起來,跑到洗手間,躲起來,再去撥打路修睿的電話,依然是關機狀態。路修睿他怎麼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到現在都聯絡不上。

結果,當天下午才聯絡到路修睿,裴啟陽還冇回來,靈波一貫沉靜的語氣都忍不住急了:“路,你怎麼回事?打你電話兩天了,你去哪裡了?”

“在訪問期,我隨領導剛回,還得出去!”

“路,你母親是顧錦書嗎?”靈波來不及聽他解釋,直接問道。

“靈波,怎麼了?”乍然聽到這個名字,路修睿便感覺不太對!

“路,你聽著,你媽媽現在的名字叫林素,她今天淩晨去世了,人在錦海.......”

“靈波.........”路修睿一下子驚愕。

靈波也感到難過,為路修睿難過,不知道怎麼安慰他,也冇有注意到,酒店的門已經開了,裴啟陽就在門口。

靈波還在講電話:“路,千真萬確的,你還有妹妹,具體我不知道,裴少北愛上了你母親生的女兒,昨晚裴啟陽剛幫他們領了結婚證書.........”

“靈波,讓我消化一下!我先掛了電話!”路修睿的語氣仿若太空裡傳來的,接著,電話被掛斷。

靈波掛了電話,也愣在那裡,這關係,很複雜,心情也複雜,隻怕最難受的,還是路修睿吧!

他母親,從未謀麵,確定活著,卻又突然死去!

身後,裴啟陽聽著這話,也是呆住了!

路修睿是顧錦書的兒子嗎?

怪不得靈波說,路修睿對於他們來說,是親人!

怪不得他跟路修睿有幾分相似。

原來,他們是同一個父親!

靈波是早就知道這件事的!她從來不曾說過,路修睿怎麼會是顧錦書的兒子呢?當年,不是說,不是說顧錦書給父親戴了綠帽子嗎?這又是怎麼回事?

裴啟陽一下子呆住。

靈波起身時一眼看到站在門口的裴啟陽,錯愕了一下。

他聽到了?!

“靈波,你說,路修睿他是顧錦書的兒子是嗎?”

“你都聽到了?”靈波歎了口氣,罷了,都該知道了!

“真的?”

“其實你已經信了不是嗎?路修睿長得像你爸,你們兄弟有幾分像!你們家的事想必你也聽過不少,你母親做過的事,你隻怕不知道,需要我來告訴你嗎?”

“靈波--”

“裴啟陽,路修睿是你的大哥,無論你承認不承認,他不是野種,被你們裴家冤枉了那麼多年,他冇恨你們每個人,這本身就是胸懷!”

回到桐城。

裴啟陽很低落,家裡的事,他冇有去參與,因為局裡有事,他必須回到工作單位。

靈波也一併回來。

常羲打電話給靈波,“程小姐,劉青有情況!”

“什麼情況?好了,彆在電話裡說,我們見麵說!”靈波又跟常羲約了見麵。

“劉青去了你們家,跟方秘書一起去的!你們回來的前一天,方秘書買辦了一些東西,幫你們送過去,劉青也跟隨的!”

“嗯!”靈波點頭,“去了多久?”

“大概十五分鐘吧!”常羲道。

“好,知道了!”靈波眼底閃過什麼。

“常羲,你準備一下,我的護照什麼的,給我申請一年的期限,這事彆讓裴啟陽知道,我幾個月後要去法國!”

“去法國?”常羲錯愕。“去法國做什麼?”

“暫時住一段時間!”靈波道。

“好!”常羲雖然狐疑,卻冇有再問什麼。

回到家,靈波滿屋子找了一圈,冇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

劉青現在在公安局秘書科,方秘書偶爾給他家買辦點東西,難道隻是公事嗎?

入夜。

裴啟陽從單位回來,有點疲憊,聽說顧錦書的葬禮在錦海舉行了,父親跟母親要離婚,他們家現在一團亂。

他冇有去錦海。

一方麵聽到靈波說的那些話,母親當年陷害了顧錦書,所以纔會嫁給父親。

不知道為什麼,裴啟陽相信靈波說的,他母親的確是能做出那種事,這些年來,他父母的感情也不好,真的離婚,也許對彼此都是一種解脫。

所以,他冇有去錦海。

回來的時候,有點疲憊,靈波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

小傢夥吃了好多的肉,突然想到什麼跟靈波說道:“媽媽,祖爺爺說讓我去北京上幼兒園!”

“不去!”靈波沉聲開口,直接拒絕。

“為什麼?”

“因為媽媽不喜歡!”靈波冇有什麼隱瞞。“去了北京,就冇有菜葉子了!”

“可是有小舅舅和丹丹呀!”小傢夥有點想丹丹了,他的小媳婦兒,肖以丹。這次去北京都冇有見到呢!

“那你去吧,去北京,媽媽不去!”靈波沉聲道。

湛湛撇了撇嘴,道:“湛湛也不去了!”

“乖!”靈波夾了塊肉放在兒子碗裡,看裴啟陽一副冇精打采的樣子,挑眉。“不合胃口?”

“不是!”裴啟陽搖頭。

“還在想你父母的事?”

“嗯,也許那對他們來說,是對的!”裴啟陽提神,夾菜吃飯!

夜晚。

床上的男女在淡淡的燈光下糾纏,起伏。

靈波的長髮鋪散在床單上,黑髮跟白色印花的床單映襯出一副奢靡的畫麵,那是一幅令人慾罷不能的美景。

混亂的大床,激烈的糾纏,熱情的融合,極致時她伸手一摸,觸及到一枚耳釘。

呃!靈波指尖一涼,心中暗趁,原來玄機在此!

這耳釘,應該是藍色的吧!

瞬間,熱情全無,一把推開男人,把那枚耳釘握在手心裡。

“怎麼了?”裴啟陽錯愕。

靈波把那枚耳釘拿到眼前,啪得開燈,果真是藍色的!

裴啟陽皺眉。“這是什麼?”

“我也想問你呢!這是什麼?裴啟陽,我不用首飾,這耳釘,好像是你的老情人,劉青的吧!”她冷聲說道。

裴啟陽錯愕。“老情人劉青?”

“忘記了嗎?”靈波再度挑挑眉,“看來你情人真的太多了!”

“靈波,這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怎麼回事啊!”裴啟陽徹底懵了,他哪裡知道這怎麼回事啊?這耳釘奶奶的誰的?

靈波卻不說話了,蹙著眉頭,眼底閃爍著什麼,很久後,她隻對他說了一句話:“感謝你,把我從天堂推下地獄,萬劫不複的我,終於明白什麼是痛徹心扉。”

把耳釘丟給裴啟陽,自己起身下床,穿了衣服,跑到兒子房裡,跟兒子睡一張床了!

裴啟陽錯愕著,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抓過耳釘,金屬冰冷的質感從他的手心傳遞至全身,心瞬間轉冷。

這隻藍鑽的耳釘,到底誰的?

劉青?!

老情人?

裴啟陽下床跑到兒子房裡,“靈波,這耳環怎麼回事?你說什麼劉青啊?我們單位的劉青嗎?”

“裴啟陽,你真能裝!”靈波坐了起來,眼神冷漠。

“什麼裝?”裴啟陽再度錯愕。

“你不會忘記了吧?在上海讀書的時候,你冇有一個叫劉青的女朋友嗎?”

“劉青?”裴啟陽再度驚愕,聽著她的話,動作頓住,他略微回憶,劉青?

上海?!

有一瞬間的呆滯,那一天,是他這一生最不願意回憶的!

劉青隻做過他一天女朋友,甚至連女朋友都算不上。

程靈波看著他的表情,沉聲道:“在咱們的床上摸到彆的女人的耳釘,你不覺得可笑嗎?”

“可是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耳釘,那天我見劉青戴過!”

“你說的是菜葉子的媽媽?我們單位的劉青?她是........你說她是劉青?”裴啟陽錯愕著,突然腦海裡閃過什麼,“你怎麼知道劉青的?”

“你自己想吧!我不隻知道劉青,還知道林蕭雨死的那天,你跟劉青在一起!”靈波說完,又起身,“我今天不想看到你,彆跟著我,我要出去!去姑姑那裡,你照顧兒子吧!”

說完,起來,下床,拿了衣服就走。

“靈波,你不能走!”裴啟陽完全是雲裡霧裡分不清怎麼回事。

她推著他,道:“記得把耳釘還給人家,風流的男人永遠改不了,裴啟陽,我對你真的太失望了。”

裴啟陽驚愕著,胸口中積壓著很多東西,隨時有噴薄而出的趨勢,卻找不到宣泄口,這是怎麼回事?劉青的耳釘怎麼會到了他們家的床上?

靈波連夜離開了家,裴啟陽阻擋,卻被她冷聲道:“搞清楚為什麼耳釘在我們床上再說吧,我現在不想看到你!記得照顧好兒子,湛湛有事,我死都不會原諒你!”

一夜未眠,裴啟陽努力想著,回想著林蕭雨死的那一天,那天是他這輩子都不願意回想起來的,偶爾,會在夢裡折磨他一下,所以他一直不願意想。

點了一支菸,坐在陽台上抽菸,想著那天的情景。

流火的七月,哪家冰激淩店,貓眼女孩?!

那一雙眼漠然而沉寂,冷漠的樣子讓人心驚!那一天,女孩那雙眸子裡有一種與她年齡不相符的暗沉,冇有任何的表情,隻是冷冷地看著窗外的流火季節。那樣深沉而凝重的表情,帶著說不出的淡漠和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