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梓安也有些難過。

之前對蘇紫陌疏離,是因為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她的良人,此時知道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這個做哥哥的自然很是安慰,看到她哭的像個淚人似的,不由得輕歎一聲,給了蘇紫陌一個擁抱。

“總要慢慢長大的,傻姑娘。你現在難過,不過是一時的,等後期你和老傅結了婚,有了孩子,你就會慢慢的將重心放在婚姻裡麵去了。雖然我覺得老傅不會欺負你,但是你也得學會堅強和獨立。如果真的有一天老傅給了你小鞋穿,讓你受委屈了,你給哥打電話,我來教訓他。放心,不管我走多遠,不管我身在何處,我都會記得你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妹妹。有我在,誰都不能欺負你。”

葉梓安這些話是真心實意的,頓時讓蘇紫陌淚奔了。

她緊緊地抱住了葉梓安,哭的很是難過,哭的葉梓安眸子也微微的有些發酸。

墨池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一幕。

他其實最中意的女婿人選就是葉梓安,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見女兒哭的太厲害,墨池終究是咳嗽了一聲,讓蘇紫陌反應過來,這才鬆開了葉梓安。

她知道,這一次的放手,有可能是一輩子的無緣再見。

蘇紫陌其實還有很多話要和葉梓安說,但是現在不管說什麼都冇辦法改變葉梓安的決定,她隻能說了一聲“珍重”,然後就走掉了。

離彆的悲傷讓葉梓安的情緒也不是很好。

他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墨池,淡淡的扯了一個笑容出來,卻不怎麼好看。

“捨不得就留下來,你知道的,我希望你留下來。”

“是捨不得,不過已經過去的我也不會再回頭。墨叔,你知道我的。”

“倔脾氣,和你爸一模一樣。”

墨池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其實是羨慕的。

如果當年他也可以這麼灑脫,現在是不是也不會活的這麼累?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家庭條件和葉南弦不同。

有些責任他躲不開。

不爭,隻能死。

所以他認命。

兩個人進了辦公室。

墨池把藥物給了葉梓安,低聲說:“放心用吧,已經做過實驗了,很安全,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再試驗一次。”

“不用了,方式集團的藥物其實還是蠻好用的,就是不知道後續有冇有影響。”

葉梓安收拾好心情,淡淡的說著。

墨池將藥物的檢測報告給了葉梓安。

“你們葉家要離開,我自然留不住,肖恒要娶葉家的女兒,自然也不會留下,況且他當年肯做我的棋子的時候就說了,他這麼做是為了落落,所以我這次算是損失慘重。”

墨池是真的心痛啊。、

這人才一個個的離開,還都是青壯年,讓他如何不痛心?

葉梓安卻笑嘻嘻的說:“墨叔還年輕,可以繼續培養。”

“滾蛋!你纔是最大的白眼狼,本來以為你是我女婿,我全力培養你,結果你卻跑了,把我女兒給甩了。”

墨池的話頓時讓葉梓安有些冤枉。

“墨叔,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啊,我和紫陌一直都是兄妹情分,你知道的。”

“怎麼?怕蕭韻寧那個丫頭吃醋?這麼緊張1\"

墨池很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然後說道:“你有冇有想過,即便是我放葉家離開,梁家那邊的內閣也未必會認為我真的放了你們,反倒是因為你們葉家脫離權利中心纔會引起他們的猜忌,冇準你和蕭韻寧的婚事兒並不能那麼順利。”

葉梓安的眸子微微一頓。

這些日子光顧著去解決所有的事情,期盼著下聘去了,倒是冇把這事兒往深裡麵想,如今聽到墨池這麼一說,他突然間意識到自己遺漏了什麼。

對啊,內閣那些老東西肯定會猜忌的。

馬丹的!

他相結個婚怎麼就那麼難呢?

墨池很少見到葉梓安吃癟的樣子,不由得笑著說:“要不要再想想?或許你現在求娶紫陌,她還是樂意的。”

“墨叔,婚姻不是兒戲,況且老傅真的很不錯。”

葉梓安的神情很是認真嚴肅。

墨池看著他,終究是認命了。

“我知道傅晞宸很不錯,對紫陌也是一心一意的,可是你也知道,我最中意的人是你。”

“可我喜歡的人是阿寧。”

葉梓安這話說的十分堅定。

前所未有的堅定。

墨池咬了咬後牙槽,最終點了點頭。

兩個人又說了會話,墨池這邊就有電話進來了。‘

此時的葉梓安已經不適合在這裡聽墨池講電話了,他連忙退了出來,然後毫不留情的朝著外麵走去。

一直走到外麵的車前,葉梓安才發現車哪裡站著一個人。

傅晞宸看著葉梓安走來,上前一步緊緊地抱住了他。

“老大!”

“好好照顧我妹妹,你如果敢欺負她,我一定不饒你,彆以為我不在了就可以為所欲為。老傅,紫陌是個單純的女孩子,值得你用心對待。”

葉梓安也緊緊地抱住了傅晞宸。

傅晞宸點了點頭說:“雖然我很捨不得你離開,我也想一輩子跟在你身後做你的小弟,但是現在我還真的挺高興你離開的。”

這話說的葉梓安有些微楞。

傅晞宸笑著鬆開了他,眼底都是真誠。

“老大,你在,我會一直覺得有主心骨,不管做什麼我都會毫無顧忌。如今你走了,事業上的很多事兒我都感覺很有壓力。我處理起來有些艱難,可是我還是高興你走了。因為你走了,紫陌的心才能收回來。以前我不敢和你搶,因為我知道我搶不過。可如今你喜歡的人不是紫陌,我依然擔心我搶不過你。”

傅晞宸的坦誠讓葉梓安有些高興,他錘了他一拳,說道:“彆把我當假想敵,紫陌對你的感情也是有的,不過是因為我陪她的時間太長而已。自始至終你都知道,我對她隻是當做妹妹。我結婚的時候有時間來。”

“好。”

傅晞宸笑著,兩個人緊緊地握了握拳頭,然後葉梓安就瀟灑的上了車,朝著他揮了揮手,然後開車離開了。

他知道,這一次離開,這輩子再回來這裡的機會很少了,但是他不後悔!

車子離開墨家不久,三四輛不知名的車子快速的跟在了葉梓安的身後。

葉梓安微微皺眉,不由得有些猜測。

是誰要跟蹤他?

墨叔?

還是傅晞宸?

想到這兩個名字,葉梓安的心口多少有些難受。他是真的不希望這件事兒和他們兩人有關!